全部

哦,这欢畅的风(组章)

来源:周口日报

作者:王猛仁

2019-03-01

王猛仁

看海

我多么希望,这不是沾满褐色的碧野游踪,这是我反复吟唱、尚未风干的思绪。

是中原的风,把我吹到你的身边。

每天,聆听浪花跳动的音符,聆听流溢光彩的旋律。

我愿意忘记一段驳光的往事,在如许的静夜拣拾春天的珍贝。

跃出海面上的每一簇雪浪花,都是你播下的万般情种,都是你绽开的圣洁之花。

而我,却在微尘不染的相思河畔,用清泉与汗水收获这热烈而激动的一瞬。

没有浅薄的脂气。没有游人的注目。没有苦苦地幽思冥想。

即使到了鞭炮齐鸣的除夕,那一片片盛开在白鹭身边的玫瑰色花瓣,也要化作漫天飞霞,让凝聚的清秀散漫开去,似一支透明的红烛,映亮每个人的星空。

当情感的波涛迸射出生命的光辉,我会顽强地驾着诗歌的帆船紧紧相随。

也许,我始终抵达不了诚实与凝重的彼岸,但我会将这把燃烧的蔚蓝传递给家乡,让她变得无比壮丽……

轻舟

或许,这就是我从幻想中转身,在春日田野里奔波的脚步。

一首诗,可以在海风轻拂的月光下静静地流淌。

像家乡的一条多弯的河,充满温情与美妙。

曾经,夕阳夕照下的大海,留下了诸多初来时的美好。

譬如情人的秋波,譬如梦一样的青春,譬如湿地里轻拂的绿草黄花。

如今,隔着昏睡的星夜,我仍然执着地向往着夏日里鲜红的回忆。

似乎一切都在流失,于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将自己睡成了一片碧海,灿然着苍茫的辽琼。

尽管属于我们的冬季已经远去,但潮汐里依然弥漫着初见时浓厚的气息。

每一个弯弯曲曲的企望,总有纷繁的酡红从干涸的田园溢出。

期待着,原本属于我们的那叶轻舟翩然归来。

浪花的起伏声,在耳边萦绕,如同一支离弦的箭,穿越乱石的围缠,伫立在晚风中,跌落,升腾,断裂,让人泪目。

记忆的野马,却时时在心中狂奔,汹涌。

并且,声声不息。

踏浪

有时,我的绵绵絮语,也满山闪耀,俨然一个冗长的故事,神秘而又古老……

我准备踏浪而行。

那黛青色的山峦景秀和飘乎不定的云霓,将会跌入我的记忆,落在路人的心里。

你会听到清冽的海水汩汩涌动的声音。

我愿早早地为你送去祝福,用鲜亮的色彩,再生出一个思考者的形象。

我想再一次踩着你的绿色胸脯走过,在我还没有抵达对岸时,身后的层层波涛,拍击出我跋涉的颂曲。

真想融入那片月色,细细端祥你含羞的笑脸,然后,细细地咀嚼,远方星星的絮语。

其实,总有花朵一样的娇艳,落满你苍白的雨季,连同我膨胀的诗心和燃烧的目光,并排耸立,徐徐地涂摹着远行的孤独。

一抹暖色的春意飒然逼近,沁入沉默许久的内心,蹦蹦跶跶地,梳理我恬静且年轻的往事。

海草

几声鸟啼过后,一曲晚归的山歌,托起一枚清晰的明月,照亮满目清幽的箫声。

哪料一句戏言,抑或一件不太确凿的往事,便扰乱了自豪的心境,亦如一种自责,一种迷惘,一种羞涩,席卷了你我多少内心的烽火。

在浑茫的深夜,情绪的经历往往是难以掩饰的痛苦与杂乱。

一个故事的开头,被硬生生地写进疏松的空气里,只有摇曳的光亮,才是身后唧唧不肯停歇的心灵驿站。

无法驱赶的陈年香茗,滋润着我们与日俱增的渴望,将一种作为异客的情意,精心酿在节日的陶罐里,像浪花里的一株海草,染上了夕阳的微醉,与四处飞跑的欢畅的风,轻吻着心的每个角落。

小楼灯影如翼,窗外鼓乐齐鸣。

随手拨动沁人心魂的旋律,让生命之花和绿色的诗意,陪我度过漫漫长夜。

航向

曾是铺满雪白大地的铿锵脚步,远远地晾在一旁,被南归的雁阵,搁置在冗长的路上。

夜晚的隆隆潮声,徘徊在夜的街头,光怪陆离,裸露昨天放纵的情思。

心中那盏不灭的航灯,伴着甜甜酽茶,谛听天边跌落的最后一颗星辰。

一场奇异的雨,滋润、生长着我的奋进、谎诞与虚幻……

其实,这歪歪斜斜的诗行,是季节的节奏,是万物酣睡的子夜朦胧的黎明。

被用力修饰或被过度美化的风景,不分昼夜地流浪,随风呼呼地干嚎,四周,是天籁的回响。

深情如故的鸟的聒噪,在稚幼的回忆里,缓缓地掩埋我短促的旅途。

一时觉醒起来的一弯残月,与客居在外的夕阳,在曾经迷失的红树林里,相呼相应。

[责任编辑:李鹤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

正规赌博直营游艺-澳门信誉赌博-娱乐推荐大全